My oil painting works.

 

这是1994年冬天的一次真实事故,当时我在家乡铁厂做蒸汽机车司机,炼铁高炉由于底部铁口没能关严,5吨多铁水灌注到机车驾驶室内,两名司机当场死亡,现场尸体抱在了一起,面目全非掰都掰不开,两名1米8几的汉子被烧成了1米大小,而其中的一位就是一起学驾驶机车的同学。

评论
Top

© YZ Paint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